移动互联网

舆情分析:“996”的火怎么烧向了全社会?

2019/4/9 18:20:00

最近,996工作制又火了,而且火了好一段时间了,比前几次舆情发酵的时间明显要长很多。这一次舆情爆发和前几次情况不同,但又有相同之处。在这里,我不想去聊996工作制的对与错,我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待这次舆情事件,同时通过前瞻性的思维去思考这些问题:996工作制的本质矛盾是什么?

经过一番逻辑推演以后我发现,此次996工作制舆情爆发的根本原因是人口红利的消失,根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。也就是说,这次舆情爆发不是某单个行业,而是全面洗牌的号角。可以简单理解为,社会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,新的规则将替代旧的规则,不能及时适应的个人和组织将会被时代无情地淘汰掉,类似于90年代末国企下岗潮。

一般某行业的舆情发酵蔓延到全社会的时候,就不只是社会问题或者经济问题了,而是哲学问题。如果能够有这个广度和深度的思想者,欢迎继续往下读。

此次舆情爆发的真正原因

面对这一次的“996事件”,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网终于发声了,因为这个事件已经引起了路透社、BBC等西方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,作为最高舆论权威的党媒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了。《人民日报》明文表示:“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道德上,超长加班、侵犯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都是不被认可的。”

那么,此次事件舆情发酵的原因有哪些呢?

1、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互联网行业经历寒冬,可以说到现在2019年4月都还没有缓和。几个月前互联网企业都是20%~70%的结构优化型裁员,还不算自然死亡的公司。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互联网行业遇到的不是资本寒冬,而是市场寒冬,互联网公司全面遇到市场端萎缩的形势。

2、大量的互联网从业人员流入市场,不是改行,就必须死守。按照最基本的供需关系,从业人员供大于求,那么依然存在的从业人员就必须减少报酬和增加价值创造,而创造价值最容易被看见的标准就是增加工时,虽然不一定真能创造价值。简单来说,就是在职人员必须拿更少的钱干验证手机自动送彩金59的活。

3、这一条是基本的人性。程序员作为现在社会中被普遍认为高新的岗位,近几年由于互联网行业的大力发展,也日渐被广大求职者追捧。一旦一个行业被追捧,那么行业环境的质量一定会下降,但是行业预期却会不断升高,最终导致来自于人性的矛盾。此时再逢经济环境遇冷的话,整个行业可能会重新洗牌甚至消失。

所以此次舆情爆发,是从程序员职业开始的,这一次直接声讨的对象不是某家公司,而是工作制度。裁员和加班的消息满天飞,还恰逢“跳槽入不良征信”的新闻,导致全民舆情涌动,西方主流媒体再冠以“中国经济下行压力”的说法,就此点燃了这个舆论引爆点。

现行的996工作制特指互联网行业,但是实行996甚至更长工时的行业和工种还有很多,例如医生、警察、农民工等等。但其他行业并没有爆发舆情,其原因在哪里?特种行业有特种行业的具体待遇,这是一个社会普遍认识。程序员已经被默认为高薪酬岗位,如果一旦薪水下降,必定激起反对。另外一方面是行业美誉度,就是一个行业被社会赞美的程度。举个例子:医生是白衣天使,警察是孤胆英雄,老师是蜡烛“点燃自己照亮别人”,就连农民工近几年都被称作“现代化的真正建设者”,这几个行业的薪水其实都不高,工时都比996长,可是为什么没有激起这样的舆情呢?因为社会地位高。而程序员被称为“程序员、码农”,职业认同感其实是不高的,能留得住人全凭高薪。工时长、工作干得不开心,冲着钱都可以忍了,可是钱还拿少了,凭什么?

社会美誉度引发职业认同感,最后发展成为自尊和自信。程序员的自尊自信的根本在于高薪,所以企业裁员和加班无疑是践踏程序员的尊严。

说到最后,此次舆情爆发的真正原因是经济原因。

人口红利消失是深层原因

大约是2000年,中国互联网开始发展,恰好赶上中国整体经济转型的时期。90年代末工厂集体倒闭,正是两个行业进行交接。此后十几年,互联网行业搭上了经济转型的快车,劳动力迅速集结到IT行业,这个行业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界限渐渐模糊,甚至重新定义劳动类型。

在这十几年中,更迭的劳动力集中于,而此时中国整体生育率开始直线下降。过去数年或者十数年,互联网行业吃透了中国人口红利,员工也产生了自身价值的巨大利好,在这种情况下,996工作制被赋予积极地意义,996等同于拼搏奋斗,等同于功成名就实现自我价值。在光环的照耀下,人们不会看到身体上的缺憾,哪个英雄身上没几道“疤”?

2018年,互联网寒冬来临,连BAT巨头都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。这个时候的“拼搏和奋斗”,俨然抵不过对身体“伤痕”的正视,休养生息必定是荣耀一战后最大的民愿,这个时候“拼搏”等于“拼命”,甚至是“玩命”。现在的互联网公司管理者,大多数都有当初跟着互联网红利上升时期的荣光,逐渐变成了自己的价值观。可是现在传递这种价值观的时候突然发现,自己的身边没有追随者。员工们也发现,当初说“同志们跟我冲” 的好领导,现在只会说“兄弟们给我上”,还不如“回家睡觉”。

人口红利的消失,说明一个行业从野蛮生长走向了制度化发展,从追求个人价值转为了保护集体价值,从规则走向了法治。人口红利的深层原因,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产生了矛盾,或者一直处于矛盾。

首先,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,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。也就是说,要以劳动者的需求来建立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联系。程序员需要稳定的高薪,可是遇到互联网满足不了,所以程序员的需求转变为需要充裕的个人时间。996工作制作为生产关系,此刻已经不能适应生产力的需求了。

其次,生产力的发展决定生产关系的发展和变革。IT行业的整体目标是发展科技,用AI技术解放生产力。可是996工作制的做法却是束缚生产力,这是最大的讽刺。作为劳动者,作为生产力,2019年的程序员本身已经比2000年的程序员进步太多,生产关系也应该与时俱进。

人口红利在过去只是被用来描述客户群体,可是程序员本身就是人口红利的一部分。这些人口红利在过去的十数年集中与互联网行业,和互联网“轻规模”的模式本身就是不匹配的。本该是科技密集型企业发展成为劳动密集型和服务密集型企业,本身模型就必须高度依赖人口红利。经济规律的发展,是不受任何商业体质的约束的。生产关系的价值率围绕生产力的平均价值率上下波动,生产关系的价值大于生产力的价值率时,生产关系就会不断促进生产力发展,并不断扩张规模;反之,生产关系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,同时不断缩小其存在规模,直至完全消亡。

个人的一点思考

笔者的父亲曾经经历过工厂下岗潮,那一代人离开了工厂,几乎没有任何生存技能,劳动力大量滞留,最后变成当时的一个普遍性的社会问题,影响延续至今。

笔者曾经就职于传统媒体行业,亲身经历过几年前传统媒体的断崖潮。而这一次传统媒体大量的人才流入了新媒体行业,目前,幸存下来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结合得也不错。

前两次都是因为时代发展和科技进步,传统的行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无法调和。这一次互联网行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,是不是还可以继续调解?笔者在不得而知。但是互联网行业的规模确实在收缩,能够调和现有矛盾的条件,也许只有技术爆炸了。也就是新的行业替代现有的程序员行业,劳动力进行大转移,构建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联系。

舆情监控对于企业来说,可以全面掌握特定群体的思想动态,做出正确舆论引导,提供分析依据。所以企业应该常备危机预警方案,保持第一时间知悉事态发展,并作出回复,也就是“黄金48小时”原则。这种方案肯定是各部门协同作战、相互配合、共同商议,判断危机走向,对预案进行适当修正和调整,以符合实际所需是危机应对的重要措施。

话说过一点:此次996工作制舆情危机从个别行业燃烧到全社会,与互联网行业整体的哲学高度不够有关。但是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艾瑞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艾瑞| 业务体系| 加入艾瑞| 服务声明| 信息反馈| 联系我们| 广告赞助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-10
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