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互联网

to B新业务:从年报透析美团的“第二增长曲线”

2019/3/14 10:29:00

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·贝索斯有着著名的Day 1理念,甚至亚马逊的办公大楼也被以此命名。在他看来,不管公司发展如何,始终把每一天当做第一天来做。

在发展以分秒来计的互联网和科技时代,Day 1式的发展保证了亚马逊从电商到云,再到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有所建树,其中少不了它不落时势的转型,以及高速决策。

当然,在Day 1的另一面,是从第一天开始不追求短期利益式的发展逻辑,在1997年的致股东公开信中贝索斯就明确提出了“一切都要从长计议”,后来他又顶着股东与外界的盈利压力,让亚马逊有一个非常长的模式探索期。

同样,它还需要有一套自己能够完整自洽的核心逻辑,保证它在高速发展与转弯时不会脱轨,这就是它在一直宣讲的“客户至上”。

紧跟时势,高速决策,用户至上……这几个词汇也同样可以概括美团近十年的发展轨迹。从早期的团购时代,进化到现在的到店、酒店及旅游(这与早年团购时代的核心品类几乎一一对应),以及新涌现出来的餐饮外卖,它的每一次发展都踩在互联网与行业发展的时间节点上,并配之以不算少的组织架构调整以及新业务探索与适时退出。

这一切看似跨度很大,其实有着自己的内核,去年美团将其归结为“Food+Platform”——这又是一次它的调整与模式探索。

“Food+Platform”是什么,效应如何,未来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是什么?

这一切在近日美团公布的首份年报中有了答案。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,美团实现营业收入652.3亿元,同比增长92.3%;实现毛利151.05亿元,同比增长23.6%。

其中,餐饮外卖、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按合并基准计已录得正的“经调整经营溢利”,这意味着美团的主体业务已经实现盈利。

当然,美团依然会坚持在新业务中的探索。与主体业务实现盈利这一消息同等重要的是,新业务合计实现了450.3%的高速增长。这其中,既包含美团打车、摩拜单车、机票火车票和新零售等to C业务,也包含餐饮RMS、快驴餐饮供应链等to B业务。

某种意义上,这些核心面向餐饮商家的toB新业务,从“未来性”这个角度犹为重要性。一方面,它们的快速增长可以为美团带来新的营收;更加重要的是,这些意在强化美团与餐饮商户的“生态协同”的toB新业务,与餐饮外卖、到店餐饮等主体业务之间可以有验证手机自动送彩金59的联动,可以深化美团在“吃”这一领域的护城河。

01|主业盈利,攻势不减

去年对美团来说是竞争激烈的一年,也是重新出发的一年。

财报显示,去年在平台效应的带动下,美团的总交易金额达到5156.4亿元,继续稳步增长44.3%。同时,其交易用户和活跃商家均创下新高,其中交易用户突破4亿,较2017年净增近1亿;年度活跃商家增长至580万,增长32.1%。

去年,美团的“Food+Platform”战略布局被正式提出,且初具雏形。以“吃”为核心,以用户需求出发,它的各项业务间相互联动,获得了新的发展动力。

其中,虽然餐饮外卖仍未扭亏,但其已经以约六成的市场份额成为这个市场最大的话语方。根据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在3月1日发布的《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》,这一数字再次刷新为64.1%。

财报显示,2018年美团餐饮外卖收入实现381.4亿元,同比增长81.4%;毛利总额为52.7亿元。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从2017年的40.9亿笔增至2018年的63.9亿笔,增长56.3%;2018年日均餐饮外卖交易笔数1750万笔。

在这个主战场上,美团改变了原来单纯的横向扩张,转而开始向下式的纵向发展。财报信息显示,去年美团通过激励用户进行社交分享,增加早餐、下午茶、夜宵以及快餐、零食、甜品、饮品等服务品类。

“该行业目前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,我们会继续在帮助商家和吸引新客户的领域进行投资,以及刺激订餐频率的增长”,美团CFO陈少晖在财报发布后的投资者电话会中表示。

在到店及酒旅的另一项主体业务上,美团同样保持了快速发展。以“吃”为核心,以餐饮外卖的高频流量带动,到店及酒旅业务的盈利能力获得进一步提升。

数据显示,到店及酒旅业务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46.0%,实现158.4亿元;毛利总额达141.0亿元。此外,其国内酒店间夜量由2017年的2.05亿增至2018年的2.84亿,同比增长38.5%——这相当于Booking、Expedia等其他全球OTA主要玩家的3倍左右。凭借“高频带低频”的超级平台优势,美团酒店业务的竞争力进一步显现。

“我认为我们有足够的能力,在实现增长,市场竞争和盈利能力三方面实现平衡。”陈少晖似乎对美团在新阶段的表现信心满满。

02|“Food+Platform”下的to B新业务

去年10月30日,在成功上市的一个月后,美团宣布进行组织升级。

在这一次组织调整中,美团变成三大平台(用户平台、LBS平台、金融服务平台),四大事业群、事业部(到店、到家、快驴、小象)。

其后,到店事业群还将餐饮RMS、聚合收单等to B新业务聚合为统一的“餐饮生态”业务板块进行管理。再加上聚焦餐饮B2B供应链的快驴事业部,美团的to B新业务探索正式站上舞台。

正如王兴去年11月参加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所说的那样,“过去二十年,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,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”。

“过去几年,我们的策略是把用户和商家转移到线上,进行在线订餐,享受配送服务。”对以“吃”为核心、一端连接用户一端连接商家的美团来说,此前参与的是需求侧的数字化。

未来,美团计划在供给侧的数字化进程中贡献一己之力。除了把商家信息“搬到线上”之外,美团希望能够把商家的经营过程也能够一部分、一部分的实现数字化,也能够“搬到线上”。

譬如在财报中被重点提及的餐饮RMS(餐厅管理系统Restaurant Management System),就是以收银机为核心,为餐厅提供包括点餐、收银、外卖、厨房管理、进销存、会员营销、经营报表在内的一体化解决方案——看似小小的收银机,实际上早已成为每一家现代化管理餐厅的“枢纽”与“大脑”,它连接厨房、服务员、餐台等每一个环节,并可以实现对顾客的会员身份识别、餐台点餐等“生意”环节的管理。

在去年,美团进一步升级了RMS标准版本(即美团收银标准版),同时还推出了美团RMS茶饮版(即美团收银茶饮版)。目前,包括喜茶在内的中国十大茶饮品牌,以及诸多高速增长的饮料连锁店,都采用了美团RMS茶饮版以提高效率、降低人工成本、优化用户体验。

以喜茶为例,在使用美团RMS茶饮版前,店员输入顾客口味与喜好时,每次页面跳转都需要3~5秒,而喜茶每天门店订单量超过千单,一天就浪费了5000秒的时间。在使用美团RMS茶饮版产品后,通过顾客预点单以及更快的收银,每单能节省3~5秒,系统稳定性更强。

目前,喜茶单店的日单量纪录已刷新至4000单,这背后,就有着美团RMS茶饮版“每单节省3至5秒”的贡献。

在餐饮商家的进货环节,美团则推出了快驴进货App,为餐饮商户提供了一站式、方便高效的采购平台。按照国盛证券的测算,2018年快驴的年交易额预计在30亿元左右,2019年这一数字有望达到120亿元,增长至4倍规模。

有这样一个案例:上海有一对60多岁的夫妇,他们经营着一家小吃店,其中的老大爷左臂严重受损,平时采购米面油等都非常不方便。如今,他们可以直接在快驴进货App上购买米面粮油、蔬菜鸡蛋、肉禽水产、调料酱菜等商品,价格更低,且可以上门送货。

在大学生创业者、网红煎饼店“饼小君”店主王道云看来,快驴可以解决他餐饮创业的“三大难”:针对“起床进货难”,可以一部手机全部搞定,店面营业前收货,提高经营效率;针对“传统餐饮采购价格不透明”,快驴采取定价标准化、定期促销和买赠活动等举措,更符合新一代创业者的购物习惯;针对“成本核算难”,年轻人通过快驴可以实现从采购记账到后台订单一键导出,同时不同分店对应不同订单、分别配送,还能节省整体配送成本。

这些toB新业务,在为美团拓展新领域的同时,也与其两大主体业务产生了协同。

美团指出,“我们的RMS正透过SaaS模式对餐厅软件行业造成革命性改变。RMS能够将餐厅的整体业务经营数字化及与我们平台更好地连接。”

同时,餐饮RMS与快驴供应链解决方案,可以“加强与平台上的商家合作关系、提高其运营效率并探索餐饮服务价值链的额外变现机遇。”

王兴认为,RMS等to B新业务将提高美团业务的在线渗透率,“如果他们(商家)使用的还是以前的RMS产品,那么就不能很好地连接我们的平台,现在装了这个产品后,就能实现与平台的无缝衔接”。

而快驴,则透过移动电子商务为餐饮配送服务转型。在快驴进货App,商家可以看到食材的实时价格和服务情况,并可随时随地下订单。通过整合来自商家的大量订单,快驴可以利用更强的经营杠杆去整合采购与配送,同时商家也将享受到效率改善带来的经济成果。

对于美团来说,餐饮RMS、快驴进货等to B新业务,是其“Food”生态闭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。协助商家经营、打通商家交易与平台的连接、提升商家效率、沉淀商家数据,继而巩固美团与商家之间的合作关系和深度,丰富整个平台上的商家数量,这都是这些toB新业务必须达到的使命。

数据显示,2018年美团年度活跃商家达580万,较2017年同期的440万增长32.1%。未来这一数字的持续增长,既需要餐饮外卖、到店餐饮等主体业务的持续发力,也需要餐饮RMS、快驴进货等to B新业务的跑通走顺。

03|未来:下一个增长曲线

美团对toB新业务充满信心,“我们将继续培育我们的RMS和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,不断增长优质商家用户的数量”,同时还将“不断加强新业务与核心业务之间的战略协同作用。”

从自身占优势的“吃”出发,以餐饮RMS、快驴进货系统,美团为自己的“Food+Platform”打下地基,最终两者汇合于供给侧数字化这一大前提,为美团划下一道新的“护城河”。

在现在这个以数据论成败的数字化世界中,美团的独特之处在哪里?

答案是“吃”,从团购、外卖、到店到现在正在做的新零售,美团积累了大量关于“吃”的数据。在美团2018年的4亿用户,以及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的23.8笔交易中,“吃”可以说占据了很大一部分。

在互联网的2B浪潮下,这些关于“吃”的数据有了用武之地。当有了足够的大数据积累和AI等技术积累,美团们已经可以触达用户需求的前端,即供给端。

中国有超过1000万的本地服务商家,大部分是小型个体商户。这些小商户很多采取的仍然是传统的管理与经营方式,有生意、进货时一笔一笔地用纸笔记账,今日不知明日事。

而在互联网已轰轰烈烈地影响C端消费,人人手中都有智能手机时,这些超千万规模的商户连带地也有了数字化需求,线上的生意需要记,店里的账也需要管,甚至什么东西好卖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获得。

对这些有着数字化意愿,而缺少数据与技术的商户来说,有数据、有技术、可能本来就与其合作的美团,恰好能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以千万商家的规模计算,美团的这项toB生意可以说有着相当大的发展空间,成为继餐饮外卖、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之后,美团的又一条增长曲线。

如今,美团的两大主体业务作为第一曲线,已实现合计盈利。未来,餐饮RMS、快驴等to B新业务,有望形成“第二曲线”。

同时,随着前期商业模式与投入的加大,这条“第二曲线”的走向也日益清晰:以基础的餐饮外卖业务为基础,以新业务为盈利增长新引擎。在产品与服务已全面覆盖的当下,未来等待它的是产品与服务的迭代升级,以及优化商业模式。

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底,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合计588.7亿元。在本地生活的诸多行业从最开始的电商“红利驱动”转向“效率驱动”所带来的行业革命中,手中资金充沛的美团做好了准备。

04|结语

从最开始的线上线下一体化,到现在的门店、供应链管理,互联网对餐饮等传统行业的改造只是进行到中途。

先进入者先得利。在“吃”这个事情上,美团的数字化已全面深入供给侧,通过它的一系列产品和服务,它覆盖了商家的供应链、销售、营销、配送、信息建设、金融等全生命周期。

如今,这些新业务已经与美团原有的业务产生协同,新的护城河正在形成。

来源:一点财经(yidiancaijing)

作者:邱    韵

编辑:刘    煜
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艾瑞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艾瑞| 业务体系| 加入艾瑞| 服务声明| 信息反馈| 联系我们| 广告赞助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-10
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