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联网

天塌了,合规平台顶着

2019/2/25 9:37:00



《疯狂外星人》里,黄勃吐槽沈腾(剧中饰演大飞)的种种不靠谱行为,其中一条就是投资P2P。听上去,投资P2P和无知老太太参加蚁力神集资一样荒诞可笑。

这个负面标签,正在变成大众认知。

就金融企业来说,都怕负面标签,但也有例外,如“良性退出”的P2P和踩线经营(年利率36%以上)的现金贷。于前者,清退迫在眉睫,马上要死的人,谁还在乎舆论的褒贬;于后者,狡兔三窟,被曝光,大不了换个马甲。

违规平台可以跑路,但合规平台还得活着。天塌了,只能合规平台顶着。

 

1

行业火了,却火得惨烈


经历过2017年,现金贷火了,头部平台却加速退出;经历过2018年,P2P火了,整个行业却迎来寒冬。行业火了,却火得惨烈。

现金贷新规(2017年末)以来,行业龙头二三四五先后斥资37亿元购买理财产品(只统计期限三个月以上产品),同比翻了两番还多。若用于放贷,这笔资金每年可多贡献约4亿利息收入,比一个季度的净利润还多。放着现成的钱不挣,足见窘迫。

新规是个分水岭,现金贷之前的火爆悉数化为制度的枷锁,拿手的业务不能再做,昔日龙头纷纷转型。拿钱买理财还算稳健打法,有些机构一头扎进场景里,踩了大坑。

2018年初,趣店提出要做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,委托百余家猎头高薪招聘近700位名校毕业生,奔向年销售汽车10万辆的目标,意气风发;年末时,下调目标、业务线收缩、减员,一个不少,前三季度目标完成率仅为五分之一。

汽车金融变故连连,租房分期也不甘平静。上半年机构一窝蜂涌入,下半年又慌乱退出,再晚一点,租房分期就成了套路贷的代名词。

从无场景的现金贷到场景金融,看上去是模式进化,实则是一个坐拥三环三套房的房东,变身一个富士康的打工仔,工作更努力了,日子却更难过了。个中滋味,试过才知道。

说到日子难过,P2P居第二,无人敢争第一。2018年上半年,P2P行业喜气洋洋,洒扫庭厨,迎接备案到来;之后备案延期的消息传来,大家仍可泪里含笑,在失望中自我安慰;但年中的爆雷潮,才是致命一击,寒夜大幕开启,活下去竟成了奢侈的事。

不少平台死于踩踏。出借人慌乱抽资,全行业遭受无差别打击,居心不良的平台应声倒掉,狠抓风控的平台也死了。一个平台负责人曾于清盘后告诉我,决定退出时,几个创始人相视泪流,坚持多年的理想,说没就没了,有委屈、有无奈,唯独没有办法。

还有些平台规模太小,175号文(主张能退则退、应关尽关,小平台在清退之列)后,坐等关门。

有一个小平台,创始人从房地产业攫取了第一桶金,以做实业的心态做P2P,谨慎发展,待收余额一直在亿元左右。行业整改以来,他严格遵守双降(业务规模不新增,不合规业务不新增)要求,把规模做小,多次受到地方金融办的口头表扬。在几次交往过程中,他也颇以平台的合规性自豪。

顺利熬过了爆雷潮,本以为他苦尽甘来,前几日却向我咨询良性退出事宜。末了还感慨一句,“像我们这样的小平台,无论合规与否,都是没前途的了。很后悔,明白的太晚。”

人力有时而穷,大趋势变化时,只能随波逐流。

 

2

遭人恨的一刀切


行业变局,总应有受益者。违规平台恣意妄为,监管介入,合规平台等着糖豆奖励,监管却给所有人戴上了紧箍咒。

危机发生时,监管的操作时常引人诟病,原因大多如周小川所说,“人们希望监管政策是逆周期的,但事实上经常出现顺周期的情况”。

比如,全球金融危机后,应鼓励银行放贷以拯救实体经济,全球监管机构却更新了巴塞尔资本协议,大幅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,再次收紧了银行的钱袋子。

P2P爆雷潮后,受恐慌情绪支配,出借人加速逃离,平台面临严峻的流动性压力。很快,监管就升级了对集合理财和债权转让的管制,在削弱平台的流动性调剂能力方面,挥出了釜底抽薪的一击。

行业遭遇危机时,金融机构期待监管出台扶持政策,监管却常将危机视作加强管制的信号,找不到半点慈父式监管的影子。

行业风平浪静时,才有慈父监管。

危机将行业隐藏的“勾当”批量暴露,金融机构成为罪魁祸首和千夫所指,慈父震怒,才能稍缓民众愤怒,若还“胆敢”予以支持,难免会被视作“一丘之貉”。

2008年,美联储明知不救雷曼兄弟会引发金融市场动荡,但为了避免民众误解,还是放弃了救助,市场应声断崖下跌,美国次贷危机变成全球金融危机。

在危机时刻,急着秋后算账似乎不是好主意,但想想那些在P2P跑路后损失养老钱、无奈无助的出借人,再看看那些拿着出借人的钱挥霍铺张——买下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户外大屏广告、给员工发LV和住房、出入高档消费场所——的平台高管,监管的重拳出击也不难理解。

当然,不是所有的平台都给员工发LV。行业鱼龙混杂,有人卖白粉,有人卖白菜,让卖白菜的平台去承受卖白粉的压力,个中委屈又能向谁述说?

时间是化解矛盾的良药,监管的一刀切VS合规平台的委屈,把时间点错开,未必不可调和。危机时刻,要缓解市场恐慌情绪,一刀切的政策立竿见影,面面俱到会延误战机;危机之后,应及时纠偏,把卖白粉的送进监狱,也要让卖白菜的挺直腰杆做生意。

现金贷新规发布一年之久,卖白粉的超利贷平台(年化利率超过200%,远高于一般意义的高利贷)我行我素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;持牌机构受限于场景和利率限制,缩手缩脚,进退失据。

P2P爆雷潮过去大半年,一千多家平台关停,正常运营平台持续遭受用户流失和人才流失的双打击,消磨了激情,只是努力活着。

是时候纠偏了。

 

3

挺直腰杆做生意


P2P出事后,一些业内大佬公开宣称从未动过做P2P的念头,以此表明自己对金融的敬畏,仿佛这种敬畏让他们错失几十亿。

而P2P并非暴利的生意,2017年之前,盈利的平台寥寥无几;P2P创业也不是什么“昧良心”的事,在那些最火爆的日子里,P2P一直是普惠金融新模式的代名词。

如今,现金贷三个字仿佛也成了某种瘟疫,让人避之不及。现金贷的字面意思是直接把钱打给借款人,以和直接把钱给房地产商的房贷等做区分。所有贷款机构都有直接把钱打给借款人的产品,为了避现金贷的嫌,却不得不冠以“线上贷款”、“自助贷款”、“现金分期”这样的名字。

遮遮掩掩只关乎面子,遮掩背后的行业生态,则关乎平台的生存:

出借人谈P2P色变,不愿意投资;

存管银行宣布不再提供存管业务;

持牌机构宣称不与现金贷和P2P合作;

广告商也在拒接P2P和现金贷的单子;

……

在整个产业链的嫌弃下,合规平台也顶不住了。拼尽力气,可能只想挺直腰杆说一句:“我们只是做了传统金融机构不愿意做的事。”



来源:苏宁财富资讯  者: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


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艾瑞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艾瑞专栏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专家介绍

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,通过整合苏宁控股集团内部资源,与政府、同业、高校、智库等机构广泛合作,为政府、企业和第三方提供定制化研究咨询服务,定期发布专题研究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,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、贸易金融、互联网金融和产业金融等研究领域。
  • 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
     关于艾瑞| 业务体系| 加入艾瑞| 服务声明| 信息反馈| 联系我们| 广告赞助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-10

博聚网